《一个勺子》:舀出的是夹生饭


摘要: 抛开同情分,“老少边穷”的《勺子》,其实算不上优等生,最多只能进预科班就座 74c582ce15c79f2fe3ee398780fb3ad3_620.jpg (58.05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5-11-22 07:55 上传 陈建斌饰演拉条子   徐元/文   《一个勺子》很黑色幽默,一个“拾来”的傻子,得而复失,引发了淳朴牧民一家的困境,于是拷问了今天的人性和社会它拿到了两座金马奖杯,后来,又由于主演王学兵涉嫌吸毒而一度无法上映,再加上这是资深实力派陈建斌厚积薄发的导演处女作,放在中国电影拍得越来越令人泄气的大前提下,你会推断它是一部难得的好电影   然而,抛开同情分,“老少边穷”的《勺子》,其实算不上优等生,最多只能进预科班就座因为影片的创意和题旨固然值得赞扬,有如《秋菊打官司》和《鬼子来了》那样,既讲了故事,更成为一个意味深长的寓言,但是,讲好这个故事或寓言的能力,比起张艺谋和姜文,陈建斌就稍逊一筹了,以至于《勺子》的成片有些对不起它的剧情梗概   一部电影就像一盘菜或者一架车,色香味要俱全,所有的零件都要齐备地协同工作,《勺子》的问题在于,夹生、短板、露怯的地方不少,其结果就是拖累了那些高分段落,进而最终拉低了成绩   首当其冲的是表演问题,陈建斌、王学兵、蒋勤勤都贡献了非常出众的演技,可其他角色全是那种木讷勉强的典型的“群演”水准了(或许“大头嫂”除外)   比如,片中第二和第三拨来“领”傻子的人,尤其是说着天津话的第二拨,那种浮夸表面的小品式表演,与陈、蒋的学院派、体验派,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简直就差在脸上写着“骗子”二字了,那么,拉条子两口子怎么可能上当呢而观众又怎么能信服这样的情节呢   陈建斌与王学兵的对手戏很让人过瘾,尤其大概因为王学兵“出事”了,他的镜头要尽可能减少,所以要么是王的“后脑勺”在表演,要么就是镜头只收纳了陈的反应,不过恰恰这种或许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反而造就了特别风格化、特别妙趣横生的效果可惜的是,等拉条子面对村长、警官、小卖部老板等人时,这种处理方式就消失了,反而,观众们只能忍受这些角色的扮演者正脸向前,在近景甚至是特写里僵硬地、蹩脚地说着长串台词   身为著名的演技派、中央戏剧学院的表演专业研究生,陈建斌却无法控制好、捏合好《勺子》的表演,这很让人遗憾就像不少“第六代”及“第六代”风格的影片一样,选用原生态演员的本意是还原现实质感,可业余演员面对摄影机的无所适从,再经大银幕的突出,反而会特别损害真实性   《勺子》的另一大问题是,它在主题上缺失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情感——怜悯   一部电影总要承载一种或几种情感(不见得是正能量,愤怒、仇恨都无妨),它是创作者的“目的”所在,可以跟剧中角色保持一致,也可以完全相反,但总之必须随着剧情的前行,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弥漫而出《勺子》传递着主角拉条子的情感情绪,也透露着创作者的看法然而,你看,《勺子》的剧情转折是傻子被人骗走了,影片随后的情感线索就成了“拉条子被骗,他深受其扰,而且特别想不通世界为何变得如此恶劣”,却独独没有“拉条子夫妇对傻子歉疚,深怕他遇上灾祸”这一条可是,构成拉条子性格及命运的情感拼图上,“善良”是不可或缺的,后来的“困惑”、“愤懑”,其实都是附着在其上衍生而出的   如果“丢傻子”是件社会新闻,那么拉条子两口子或许确实完全不为傻子担忧,毕竟真实世界远比电影复杂莫测得多,存在着人心人性所有可能的排列组合但是在《勺子》的世界里,故事前半段强调的是,拉条子夫妇本来就是一对善人,而且儿子蹲了班房,于是傻子这个年龄体形都跟儿子近似的、听话的年轻人,也就在一定意义上成了他们的儿子(至少是某种心理补偿),他们对他是关爱和牵挂的然而,当他们把他送走,特别是知道他显然是出于自己的失误而被“拐走”之后,拉条子和金枝子却完全不为他的安危操心,也不为此自责——请注意,他后来的迷惑,针对的是自己为何遭到了一连串莫名的欺骗和误会,而非源于对傻子的愧疚——岂不是对影片前半部分的背叛虽然影片后半段拉条子的各种反应都是合乎逻辑的,但一旦少了对傻子的挂怀,就不是完整的了   这种怜悯的缺失,不仅发生在影片中的拉条子身上,其实还体现在电影本身对角色及其命运的态度上拉条子的遭遇是由其性格决定的,甚至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咎由自取,无法开脱的而优秀的电影(也就是任何门类的优秀的文艺创作),哪怕不认同主角的所思所为,还是会对他予以理解和同情然而,《勺子》其片近乎用的是一种冷眼旁观的姿态在呈现拉条子的个人悲剧,似乎创作者的意图就是在于表达好人没好报、人善被人欺这个道理,而不是对这些善恶嗔痴的真实生命,抱有什么具体的情感在表明立场式地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之后,你实际上感觉不到电影真的替拉条子夫妇感到痛心和无助(尽管很细致地表现了他们的痛苦),而他们只是成了写作议论文时的论据或统计数字   尽管有些特别高明、特别老辣的电影人,对人性或者说文明抱有彻底冷嘲热讽的姿态,不过在《勺子》这里,似乎倒不是因为修炼到了这层境界,而是犯了某种技术错误,因为《勺子》本该是由人物来引导剧情,但却不幸被“主题先行”拽跑了焦点   说到底,毕竟这是一部新人新作,所以,顾虑到这个前提,《勺子》的失误是能够想象、乃至谅解的但是,一部电影如果想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就是说获得一个在电影史上的公允的“好电影”认证,那么就要抛开这些外在的条件,而《一个勺子》恐怕就没法过关了(徐元/文) 分享!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